僅70秒預告就重新洗牌春節檔,《新喜劇之王》憑什麼?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5
  • 来源:三级片成人色情网姐脱_亚洲情色资源影音先锋第一页_这处长毛的人十有八九是老板命

經歷瞭大半年的低迷之後,華語影視圈終於重新挑起瞭觀眾的期待。

隨著《飛馳人生》、《瘋狂外星人》、《流浪地球》等等大片一一定檔, 2019春節檔的戰火熊熊燃起。

作為院線票房大戰的關鍵平臺,春節檔一直是兵傢必爭之地。無論是前期的宣發造勢,還是院線排片資源搶占,出品方們幾乎都是卯足瞭勁準備著。可有一部同樣定在春節檔的電影卻出奇地低調,不僅舍棄流量加持大批量啟用新人,而且前期的宣發,也隻是一張堪稱粗陋的海報,和一則看不出什麼亮點的預告片。

可即便如此“任性”,也照樣重新洗牌瞭春節檔,甚至一躍升至“2019春節檔最期待電影”的榜首。

是的,這部電影就是2月5號(大年初一)即將上映的《新喜劇之王》。讓它獲此榮光的原因,也無非是宣傳物料上印著的5個字:導演——周星馳。

獨自在頂峰中

冷風不斷地吹過

細細算來,從出演完《長江七號》之後,星爺已經十幾年沒有出現在熒幕上瞭。在我們不斷回味那些“星味十足”的老電影時,當年歡脫無厘頭的星仔,已經變成瞭面目滄桑、年近花甲的星爺。

他已經57歲瞭,還是孑然一身,港媒們捕風捉影,企圖挖出他十幾億身傢將後繼誰人的一手秘辛。畢竟,他曾是創造過“周星馳年”的傳奇電影人。

周星馳的黃金時代在1990年到2001年,短短的11年間,他拍瞭近三十部經典電影,6度打破香港電影票房紀錄,獲得8個香港電影年度票房冠軍。1992年,香港票房前十名的電影中,周星馳獨占七部,並包攬前五。這樣前無古人的票房成績,至今無人打破。

他對電影的執念太深,不光是追逐票房,他想要的,是拍出自己理想中的喜劇。

為瞭避免資本市場的控制,他自立門戶成立瞭彩星電影公司,籌集資金遠赴寧夏拍瞭兩部《大話西遊》。可這兩部總投資超過6000萬的電影,95年上映時香港票房才5000多萬,內地票房更是慘不忍睹,每部居然隻有20來萬。

盡管多年後,《大話西遊》在內地紅成瞭一種文化現象,被無數人解構大話,但當時的票房慘敗,還是直接導致瞭周星馳剛成立的電影公司破產倒閉。

錢賠得一塌糊塗,周星馳隻能重回老東傢的懷抱,接連拍瞭《百變星君》、《大內密探零零發》兩部電影。還是一貫的港式惡搞套路,低成本投入卻換來瞭三千多萬的票房。

不光是《大話西遊》,周星馳不少費盡心思打磨出來的電影,都曾經歷過“生不逢時”的慘痛。比如同樣是和導演劉鎮偉合作的《回魂夜》,上映時票房就極其慘淡,就連現在被普遍認為是周星馳集大成的作品《功夫》,在當年也被罵是爛片。星爺旗下的兩傢公司連年虧損,藝人走得所剩無幾。

正因為此,後來周星馳導演的電影一上映,就會引來一片“我們欠星爺一張電影票”的呼聲,但我們為星爺刷的票房未必有多少能進他的口袋。

《西遊·降魔篇》12.45億的票房,周星馳隻拿到瞭9000萬左右。按照周星馳事先與王中軍約定的補充協議,如果電影票房超過5億,發行方華誼兄弟應當額外給周星馳公司票房分紅,但最後華誼兄弟矢口否認協議的有效性,為此兩方還打瞭官司;

《美人魚》問鼎30億票房,可上映前周星馳已經和出品方簽訂瞭18億的保底協議。這18億裡,制片方能分走7億左右,減去4億投資,利潤大約3億,投資占比在30%的星爺公司,分到的不足1億。至於超額完成的票房,跟星爺沒有半毛錢關系。

《新喜劇之王》預告一出,有人說他江郎才盡,隻能靠賣情懷瘋狂撈金。可在陪他一起“老”掉瞭的八零九零後看來,周星馳,就是情懷本身。

我們懷念星爺的小人物喜劇,不僅僅因為它們曾承包瞭我們的笑點,更因為他的電影觸摸到瞭我們的內心。

你笑得滿地打滾時,它們是無厘頭喜劇;你看到落淚時,它就是傷感的成人童話。

周星馳不隻是在搞笑,他演的是人生。

苦海泛起愛恨

在世間難逃命運

有網友說:周星馳一直固執地堅守著自己單純不世俗的感情觀,電影和生活裡都是如此。

《大話西遊》裡,紫霞仙子對愛情的憧憬,是心上人踏著五彩祥雲來娶自己;

《百變星君》裡,李澤星愛上曾經嘲笑戲弄的四眼鋼牙妹,隻因為她相信世人眼中壞透瞭的自己是個好人;

《喜劇之王》裡,一窮二白的尹天仇,跟柳飄飄表白說的是“我養你啊”;

《大內密探零零發》裡,每次吵架之後害怕阿發找不到自己,就躲在桌子下面的老婆,哪怕眼淚汪汪也會說:老公你餓不餓,我煮碗面給你吃......

他們的愛情都如此單純質樸,天真得像是孩子們過傢傢的遊戲。

可這種理想化的愛情觀似乎並不適合於俗世。他有過好幾段戀情,羅慧娟,朱茵,莫文蔚,於文鳳......無一與他修成正果。

做為初戀,羅慧娟對他的評價直擊要害:一個沉默的男人,面對愛人同樣是緘默,絕大部分女人,是沒有耐心去瞭解他的,不會哄人,不懂得寵你,揭去才華的光環,這樣沒有溫度的靈魂,她們沒有太多青春去焐熱瞭。

《西遊降魔》上映時,周星馳堅持用18年前《大話西遊》的片尾曲《一生所愛》,隻是加瞭句:從前直到現在,愛還在。

訪談時柴靜問他為什麼改動瞭這個歌?

周星馳答道:太過絕望也不好,絕望中還是要有一點點希望。

柴靜沉默片刻,說:你知道你本來是一個可以輕而易舉地得到你想要得到東西的人。

周星馳笑得格外傷感:不一定,怎麼會呢?我都運氣不好。

他在戲裡笑得那麼開心,別人就真的以為他很幸福。其實二十年前,說要在“我愛你”三個字前加上一萬年作為期限的男人,已經把臺詞改成瞭:一萬年太久,隻爭朝夕。

苦海泛起愛恨,在世間難逃命運。

我的寂寞

無盡的寂寞

在戲劇領域,周星馳算是不世出的天才。和大多數天才一樣,他的人緣並不太好。認真、偏執讓他做出瞭成績,可也把香港娛樂圈的大佬同行得罪瞭大半,尤其在成功後,幾乎到瞭官司纏身、眾叛親離的地步。

拍完《少林足球》,和合作人林小明對薄公堂;拍《功夫》,和洪金寶鬧得不可開交;老東傢向太公開在網絡上炮轟周星馳,香港電影大佬杜琪峰、王晶、李修賢等也紛紛站出來說周星馳“人品差、忘恩負義、自私吝嗇”雲雲。愈演愈烈的“倒周運動”,讓星輝公司旗下不少藝人解約,團隊渙散。

是非紛爭不斷,周星馳卻從未出來回應或是反擊。倒是黃秋生說瞭句公道話:你們總是聽別人說他不好,有沒有聽過他說別人一句不好?

是的,他表達不出來,他太內斂、太孤傲瞭,就連參加節目都顯得格格不入。當同臺的劉德華西裝革履,談笑風生的時候,他穿著白T恤運動褲尷尬地站著,帽簷低得快遮住瞭半張臉,局促得像誤入成人世界的孩子。

前陣子,吳孟達在做客《十三邀》時談及二人的友情,不無遺憾地說:現在和他,有一點老死不相往來那種感覺。

對於看慣瞭這對黃金搭檔的人而言,實在是無限唏噓。

《心是孤獨的獵手》裡說:人越是明白,越是有追求,就越孤獨。

周星馳半生都在雕刻揣摩角色,他把人生所有的高光時刻都獻給瞭電影,為此付出的代價,就是斬斷無數世俗間的牽絆。友情,愛情都是如此。

他從理想之國走來,又在傲慢中遺世獨立。驀然想到電影《莫紮特傳》片尾的那句話:到處都是庸才,我寬恕你們的罪。用在他身上,尤為貼切。

星爺曾在質疑聲裡回應:這些年我的電影越來越少,隻想跟大傢說一句:對不起,我老瞭。

星爺老瞭嗎?是啊,真的老瞭。但他初心未變,依舊純然,依舊充滿生命力。

所以周星馳先生,餘生請你依舊自在地寂寞下去吧。

就像村上春樹說的:一個人待在井底,是我做瞭一輩子的夢。

○End